目    录

天下第一个有胆识、有见地
宗喀巴、莲花生的开示 
不丹国基米雅“佛母”讲乐空双运 
双修功法简介
裨密功的筑基功讲解
【视频】神奇的咪咪师傅:会讲话唱歌、有神通的
西藏密宗開天目秘術
请看绝技
周易參同契
净土与大圆满修法仪轨[早课] [晚课]
拙火定
古代秘传房中术
灵魂出体的方法
定慧之路
藏密禅修入门功法
禅密功的基本功法:筑基功
 
【不丹国基米雅“佛母”讲乐空双运 】
文章来源:网络  阅读次数:1932
 
实地访问不丹佛母:朱巴·基米雅(古子文 著)

我和扎西泽仁一早从普那卡出发,沿谷地正南往正东行,翻过一道山梁又是一条谷地。谷中有一群房舍,那就是东莎宗(也写作“汤萨”),老远就看见东莎堡巍然屹立。我们没有停留,又翻过一道山梁,又下到一片谷地,又望见一座城堡。这里叫扎西羊宗(也叫“塔西岗”)。我的伙伴扎西泽仁当年裹在出逃的人流里从库鲁谷出境而不是从亚东或樟木出境,就因为这里有基米雅佛母可以投奔。我明白扎西泽仁此次鼓动我横穿不丹的目的是想拜望收留他十余年的恩人,作为人可以忘却仇恨,但不可忘却恩惠。

上城堡的路比较宽,石板嵌地。城堡的墙夯土而成,有三米厚。城堡的高处有庙叫扎西拉康,呈长方形,有穿黄袈裟的喇嘛进进出出。我们没爬到山顶,而从扎西拉康下面绕过去,前面就是佛母大院。佛母大院是个四合院,没有大柱殿堂,标明这里不是庙,但佛母大院的内墙全是壁画,又描绘着密宗教义之精华。
我立即被那些壁画所吸引,便向那色彩鲜艳的墙壁走去。
扎西泽仁说:「藏传佛教在吐蕃王朝时代史称『前弘期』,前弘期的始祖莲花生就开始男女拥抱交合双修。到了『后弘期』,最早的宁玛派穿红袈裟走乡串户,俗称『红教』。红教僧人可以娶妻(佛母)生子。后来的萨迦派住的庙墙涂红白黑三色,俗称『花教』。花教的双修传到蒙古,忽必烈让花教统领乌斯藏。花教也可以娶妻生子。后来,到了噶举派,俗称白教。白教搞双修更普遍。壁画上的这些大神都搂着女人,被统称为『欢喜佛』,女的被统称为『佛母』。我叔祖母年轻时就充当过那神怀中的角色……”
哇!扎西泽仁的介绍好让我吃惊!让我更吃惊的是墙上的那些双修的菩萨!
那些密宗本尊大神一律是青面獠牙,三头六臂,有的多到九颗脑袋三十四臂。那些大神通通赤裸条条,他的身子要么一色青,要么一色红,要么一色绿、一色紫、一色黑,色彩十分鲜明。那些大神的头发直立,背景光芒四射或者烈火熊熊。那些大神的主要两臂都搂着大乳蜂腰的裸体佛母,佛母的两腿或者张开或者盘缠在男神腰上,他和她的主体构成了十分明确的性交状态。那些佛母的身子多是白色,有的是天蓝色,有的是嫩黄色。佛母的头发下垂,神态柔顺。壁画的构图多为佛母背向观众,可以看见她的乳、肩、腰、臀和股沟,其中有三幅是侧面构图,可以看见大神在捻佛母的两颗乳头……
扎西泽仁说:「其实,在我们西藏的寺庙里,不但有这种壁画,而且还设有『密殿』。在密殿里,用黏土塑满了双身修的群像,让大神和佛母们在神灯香雾中双修。这种密殿一般不让外人进,特别是无神论者所睹。我要提醒你古队长,在你的文章里不能写密宗,否则要吃笔墨官司的!……」
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用藏语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有人来招呼道:「二位贵客,佛母有请!」
基米雅佛母头戴莲花珠冠,冠环三指宽,云髻式的灰白头发堆积在冠环之上。她的鼻梁有点高,是真正的「门堆」人,照写作《静龙之国》的梅赫拉说,真正的「门堆」属「蒙古--印度人种」。佛母的眼大而慈祥,听扎西泽仁介绍说我是汉人中的教书先生的队长,不是武警或公安局的队长,她那胖乎乎的脸笑成了一朵玫瑰花。佛母的脖子上挂着许多珠宝链儿闪闪发光,手腕上的镯子一串串叮叮当当。她穿着小开胸的绣花白丝长裙,外套金黄色的女尼褂子。她的打扮有几分像女王,有几分像女活佛,还有几分像有文化的老太太。
扎西泽仁向佛母敬献哈达,我也向佛母敬献哈达。献哈达,和藏族一样,在不丹是至高无上的大礼。我们坐下来,喝着白色的奶茶。
我首先请问佛母高寿。
她说:「我出生在吉格梅国王时代,14岁作了朱巴金刚的佛母。扎西泽仁投奔我的那年,我都40岁了,已退居于这个城堡。我今年66岁,人们还要选我当国会议员。哈哈!不过,当议员不是我的目的,我的愿望是在不丹办起第一所大学,而且当基米雅的校长!哈哈!」
基米雅佛母才说几句话,就显示出她是一个乐观、开朗、坦率而且还有雄心的女人。
基米雅佛母讲欢喜佛的种类、由来和密理。
当我知道基米雅佛母通晓藏文、梵文和英文以及佛教禅密二宗经典后,立即拜佛母为我的法师。法师非常欢迎她的学生向她提问。我向法师提的第一个大问题是:不丹噶举密宗所膜拜的双身佛有多少种,其来由和理义是什么?
基米雅佛母拉了我的手往外走,一面走一面道:「印度佛教的最后阶段变化为密宗,实质上『佛教』这个概念根据时代和地域的不同,其内容的差异非常大。」法师的论断我第一次听说,她继续说,「印度密宗是印度佛教吸收了印度教湿婆神理义的产物,高原密宗是印度密宗吸收了高原本土文化苯教教义的产物,所以藏传佛教是印度佛教(显宗)、印度教生殖派(性力派)和苯教文化的三结合。」
哇!法师的论断让我五体投地!
基米雅佛母继续说:「印度密宗分『事部』、『行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四个历史流派,前三个史称『老密』,后一个史称『新密』。莲花生从乌仗那(乌仗那,现巴基斯坦境内。印度的巴基斯坦地区为伊斯兰军首先占领,莲花生是第一批逃往乌斯藏的无上瑜伽密僧人。)把新密带到高原,首建桑耶寺,吸收了当时的国教苯教的内容,成为藏密的开端。新密的中心叫『乐空双运』,其标志就是『双修』。吐蕃王朝不但亡于苯、佛斗争,而且亡于桃色事件(指六世吐蕃赞普王妃昂翠与僧人大臣钵阐布的桃色事件),这不能说与双修无关。后弘期始祖阿底峡尊者在古格王朝火龙年大法会上对『无上瑜伽』提出限制,但各派我行我素,从宁玛派到萨迦派到咱们噶举派,双修活动越来越不成体统。格鲁派(黄教)大师宗喀巴进行『无上瑜伽』改革,规定僧人要先学『显宗』,已成正果之后才能进入佛教的更高阶段学『密宗』,因此黄教搞双修的只是格西以上的少数大师,一般僧人要严守原释迦牟尼的戒条。」(编注:事实上藏密大小喇嘛莫不追求男女性交淫乐,无一例外。因藏密教理法义皆以第四喜灌顶之淫乐遍身不退,作为喇嘛们「即身成佛」之最高修证目标。)
「这样说来,凡是新密无上瑜伽体系也包括藏密,无论哪个教派都有双修之举?」我问。
「是的。」佛母继续说,「无上瑜伽的修持要建坛城即曼荼罗寺庙或者在荒山野洞中进行,各派均有自己的本尊神,这些神均为佛菩萨的变化身,梵名『俄那钵底』。」
扎西泽仁插话说:「俄那钵底,译成汉语,就是『欢喜』,所以汉语叫双身佛为欢喜佛。」基米雅指着佛母大院内墙上的壁画一一向我介绍各类俄那钵底。她说:「密教最大的本尊神叫大日如来,其地位与显宗的如来佛、阿弥陀佛祖等同,常以佛身出现,变化身也抱着女人,女人叫大天母。你看,就是它。大日如来之下有许多金刚、天母和冥王。你看,这个就是大威德金刚,九颗头中间一颗为牛头,身绿,三十四只手中间一双抱的佛母名罗浪杂娃。佛母背披鹿皮,手执头盖骨血碗。大威德金刚是格鲁派的本尊。你看,这位叫六臂怙主,是格鲁派达赖系统的本尊。怙主是观世音菩萨的变化身,所以达赖就是观世音菩萨的转世(?)。」
扎西泽仁插话说:「藏密中的观世音菩萨是男的,他的变化身也是男的。」
「观世音的变化身着虎皮,赤脚,以蛇束腰,身蓝。他拥抱的佛母名班丹拉姆(编注:就是前文(十八)历代达赖喇嘛的守护神--恶魔 Palden
Lhamo),即吉祥天女。吉祥天女有两副面孔,一面慈祥,一面狰狞。你看,这叫胜乐金刚,四张脸,六双手。胜乐金刚是红教的本尊神,他抱的佛母叫多杰尔帕姆。多杰尔帕姆是红教里可以转世的惟一的女活佛。在无上瑜伽里,她是了不起的女神,身白,多杰尔帕姆,在藏语里意为母猪,这位母猪在双修中有男性佛菩萨的权力。班丹拉姆和多吉尔帕姆是藏密中的两位神力极大的女菩萨。」
「那么,萨迦派的本尊呢?」我问。「萨迦派的本尊有两个,因为有两个传承系统。一个本尊是马头金刚,你看,就是这个神,他怀抱的佛母叫多罗菩萨。另一个本尊神是大黑天,身黑,却抱着雪白的伽什龙佛母。」
「那么,噶举派的本尊神呢?」
「我们噶举派里有四个大支和八个小支。四个大支叫帕竹、噶玛、蔡巴、拔绒。拔绒的主尊是这个,他叫密集金刚,他抱的佛母叫可触摸金刚母;蔡巴的主尊是这个,有黑翅的大自在天(鹏鸟),他怀中抱的佛母叫亚措,即玉佛圣母;噶玛的主尊是这个,叫时轮金刚,他怀抱的黄色佛母叫大地之母;帕竹的主尊是这个,叫欢喜金刚,他怀抱的佛母叫无我佛母。我们主巴,即不丹密宗,是帕竹大支里的一个小支,本尊神当然是欢喜金刚,我本人也就是无我佛母。」
「啊,原来是这样!」我高兴得叫出了声。
「伊斯兰军队侵入印度,见了密宗僧人便杀,印度密宗僧人纷纷逃往乌斯藏(乌斯藏,也写作卫藏。卫指前藏,吐蕃时代的卫地;藏指后藏,吐蕃时代叫藏地。『西藏』的称谓从清朝开始。),把印度新密带到了大高原。新密无上瑜伽,主张即生成佛,否定释迦主义轮回万世成佛的理论,新密主张『乐空双运』以证明即生成佛之可能。『乐空双运』本来就是印度教的修炼方式,因此新密本身就是佛教和印度教的化合体。新密到了乌斯藏,又出现了众多的主尊,牛、马、猪、鹏、湖等等,这本来就是苯教的神,『乐空双运』和苯教生殖崇拜也相吻合。所以欢喜佛(俄那钵底)不但在大高原扎了根,而且其种类越来越多。」
27年前,我在李安宅教授家里看过教授珍藏的至宝——他在拉卜楞寺和塔尔寺偷拍的五张俄那钵底的黑白照片。当时我问起过俄那钵底的种类和由来,教授总是在印度密宗上画圈,不如扎西羊堡的基米雅佛母说得如此全面。至于俄那钵底的义理,教授的讲义上写道:「……男女合一为一单位,完人也,只有女或只有男,都是片面的,不完整的,佛家叫做不圆满。佛家的圆满理想要求阳具阴德,阴具阳德,阴阳合而道则成。所以,男女合体,并非真有男女关系……」和教授争论得最厉害的是我,我以为教授把道教和密教拉扯在一起了。没想到27年之后,在俄那钵底义理问题上,我可以直接向密教中的大师求教。
基米雅佛母说:「俄那钵底的义理出自《大日经》、《金刚顶》、《维摩》等众多经典和释密史、藏密《红史》、《白史》、《贤者宴》、宗喀巴及其弟子们的书以及苯教经典,在浩如大海一样书籍里均有记载。这些书不是早就译成了汉文了吗?」
我说:「法师在上,弟子能读到的毕竟是少数。」
「那你说说。」法师说。
「比如《金刚顶》云:『离欲清净故,以染而调伏。』意思是:为了离开欲望达到清净,必须染指欲望从而制止欲望。《大日经》云:『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意思是:成佛的意志是主要因素,体恤悯爱是根本行为,不过,为了达到成佛的目的,怎么有利你就可以怎么搞。再比如《维摩》云:『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意思是:首先用欲望把人钩住,然后才把人从欲望中解脱出来获得佛的领悟。如此等等。」
「好!无上瑜伽理论首先否定释迦牟尼的禁欲主义,主张以欲制欲,讲求方便行事,不受显禅的戒律束缚。那么,否定了老祖宗后必须拿出新的理论,这叫做佛教之发展。你又说说!哈哈!」
「我真的不知道,请佛母赐教。」
「好!」佛母说,「印度老密宗早已提出『悲慧和合』,『悲』为父,『慧』为母。到了印度新密无上瑜伽部,进一步完善为『乐空双运』理论。『乐』者男女交欢为『大乐』,『空』者淫欲体验的结果『一切皆空』,『双』者必须是男和女
一对配合,『运』者运作、运行。新密大瑜伽怛特罗(Tantra)法之修持形式规定为『男女和合(性交)之大定』,也就是男女交合在一起入定。这和合(性交)大定形式被印度僧人带到乌斯藏,乌斯藏之苯教不像伊斯兰要反对,表示容受,因为苯教主张『男女相触阴阳成大伦』,信仰男女神,崇拜男女生殖器。所以,无上瑜伽在大高原根深叶茂。」
我的法师真了不起!
我告诉基米雅佛母,明天一早我和扎西泽仁务必离去。晚饭后,我请求佛母再给我上一课。她问:「什么内容?」
我说:「关于乐空双运。」
「无上瑜伽也叫『金刚乘』,其僧人大都自称金刚。」佛母在卡垫上盘腿而坐,开始给我讲课,「小基米雅是这条谷南端村子的女孩,那年14岁。金刚朱巴路过村子看上基米雅,要小姑娘作佛母。佛母也叫明妃。在那个年代的不丹,政教合一,人人讲奉献,女孩能把身子佛供奉给当明妃,是极荣耀的事,于是小姑娘欣然同意。金刚朱巴把基米雅带到廷布一座大寺庙里,进了大金刚鲁巴的密修室。朱巴把小姑娘献给他的导师。大师十分严肃地对小姑娘进行金刚莲花仪式,也就是『明妃加持』。大师说:『你俗女身经过观空之后就是天女身。』小姑娘这就成了明妃。大师拉着小姑娘的手进了幔内,……小姑娘不怕了,然后按怛特罗法(Tantra),大师抱她坐入怀中……这叫『男女和合(性交)大定』。在和合(性交)大定中,金刚不能动,把思想集中在『大乐』上去体验……当明妃不是容易的事,在格鲁派大师宗喀巴的《道广论》中,规定明妃要懂三十多种和合(性交)大定的动作。」
我听得发呆。突然问:「鲁巴金刚多大年纪?」

「那年大约60岁。年龄不要紧。」佛母继续说,「我刚才讲的『密灌顶』仪式,藏密各派均有书本记载和规定,其程序和我经受的几乎一模一样。下面我讲『慧灌顶』,这种仪式也是按密宗规定进行的。当小姑娘和大金刚鲁巴入定(性交)时,鲁巴的弟子朱巴跪在幔外,心里观想着大日如来。当大师完成入定(性交)之后,立即拉着小姑娘的手走出幔布。这时,大师用拇指和无名指在小姑娘的莲花中取出红白二珠。红白二珠叫摩尼宝。大师口念『金刚持为我佛子灌顶』和一大段《金刚曼经》,再念俄那钵底主尊咒语,之后把摩尼宝放入弟子口中,让弟子咽下。」
「什么?红白摩尼宝?」我很惊讶。
「哎呀,为什么搞密灌顶时,一定要求选用12、14、16岁的女孩呢?这才保证是处女,在处女的莲花里才能取出红珠呀!」佛母进一步解释说:
「咽下?」
「当然,咽下之后,」佛母说,「大师把『大定』之后的小姑娘亲手置于弟子手中,然后手执金刚杵放于弟子头顶,口里念道『诸佛为证,将伊授汝』(编注:请阅宗喀巴所著《密宗道次第广论》,即前文「附注」
中之注7.)。告诫弟子遵从密修仪轨,不得追求世俗淫欲,否则不成正果打入地狱。授明妃礼毕,令弟子如法修持『和合大定』。弟子一面入定体验大乐,大师在一旁指导。直到大师满意,认为合乎义理为止。从此小基米雅成了朱巴的明妃。她的全名叫朱巴·基米雅佛母。」
「密灌顶和慧灌顶之后的生活呢?」
「此后就是漫长的乐空双运修持。……那时的朱巴才40岁,40岁的密宗僧人大都练成了气功,金枪不倒,大定的时间长,14岁的基米雅总是精疲力竭。」
「请问,您没生过孩子吗?」
「16岁那年生一个儿,19岁那年生一个女。就在生了第二胎那年,朱巴金刚又找了一个12岁的佛母。」
「朱巴金刚有多少佛母?」
「到朱巴代替鲁巴为止,已经有八个正式命名的佛母……」
「您有两个孩子之后,再没去搞乐空双运了?」
「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哪有12岁的好呢?」
「那么,您是怎么打发日子的?」
「教育孩子,自己也学文化。」
「您懂梵文、藏文和英文,老师是谁?」
「朱巴金刚很有学问,我的梵文及佛学知识是从他那里学的。在诸多的佛母中,只有我好学,所以他很喜欢教我。后来,我的一儿一女去印度上了大学,后来一个去了比利时,一个去意大利。此后,我专心致学,在35岁时,还去孟买读了社会学系,也学会了英文。」
我心里想高呼「基米雅万岁」,可是我没有。我问道:「据说,不搞乐空双运就不能即生成佛吗?」
「从大日如来开始,密宗修持方式为『身』、『口』、『意』三条。『身』者,入定时的坐式和手势。坐要『跏趺坐』,全盘腿或者半盘腿,同时双手合掌举胸前,十个指头或弯或伸或交叉勾连,变化着各种形态,以示佛的信息发布和传递。『口』者,入定时口中所念之咒语。藏密的咒语繁多,有的来源于苯教。比如藏宗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哞,按密理,它包括佛部、宝部、莲花部、金刚部,具整、悲、乐为一体,是涅盘之通途。其实,『嗡』为语首,『哞』为语尾,『嘛呢』意为如意之宝(按:男性生殖器),『叭咪』意为莲花之纯洁。而莲花,在印度教里明确地代表女性生殖器,这一最常使用的咒语的真实含义就可想而知。『意』者,是在入定中对主尊佛菩萨正面形像的观想,也叫空观。无上瑜伽和印度老密宗不同的是,在『空观』时要用『大乐』进行干扰。金刚在入定后,用明妃施以『大乐』,久而久之,『大乐』对入定者不起作用,也就证明彻底消除了欲望。明妃的『大乐』越高级,入定者越是空观出主尊的光辉形像,那么这位金刚就达到了『空』的境界。达到了『空』的境界就达成了佛的境界。所以,『和合大定』是无上瑜伽『意』的主要内容,『乐空双运』是即生成佛的主要途径。」
「基米雅佛母万岁!」我真的吼出了声,然后我问,「请问佛母,您在和合(性交)大定中空观出什么?是不是即生成佛了?」
基米雅佛母说:
「根据我的体验,当明妃的根本不存在空观的可能性。明妃上了『和合』(性交)之后,其任务主要是产生『大乐』。明妃都是未成年的小姑娘,数十分钟后,累得汗流浃背,哪还有情绪去空观主尊大神的光辉形像?只有朱巴在每次大定(性交)之后,总是说看见了大日如来和俄那钵底诸尊佛菩萨。」
「那么朱巴金刚已经成佛了?」
「朱巴活了64岁,他死的时候我还在孟买读书。据说他落气时天上有万道霞光,真的成佛了。」
「啊,果然能即生成佛。」我说,「您作了佛母,又生了两个孩子,现在又是学者,那么请问,您对佛母生活总的感受是什么?」
「开初是一种无私的奉献,后来明白我在被虐待。我从孟买社会学系毕业回不丹后,正逢多尔吉国王的民主改革,便向国王写了一个很长的『终止密修和合(性交)大定』的奏章。」
「国王接受了这个谏书吗?」
「在60代末,废除了农奴制之后,政教合一解体,国王宣布和合大定为非法。」
「那么,现在的不丹密宗还在搞和合大定或者乐空双运吗?」
「这怎么说呢?金刚们不敢公开地四处寻找貌美的12、14、16岁的女孩,可『大乐』的事儿据我了解依然有,只不过搞得更加隐密罢了。你们西藏那么多寺庙,在搞和合大定吗?」
「这……佛母在上,弟子真的不知道。」
「哈哈!我基米雅十分坦率,可你,可你虽不是一个小人,至少是一个不诚实的人!」
佛母生气了,我怎么办?
扎西泽仁解救道:「佛母,古队长是教书先生,真的没进过寺庙,他真的不知道。」
我非常感谢我的哥们儿扎西泽仁。
我和扎西泽仁离开西羊城堡时,我用汉人的大礼向我的法师朱巴·基米雅佛母拜辞。
我们沿着那条从西藏流来的河逆行,不到半天便进入了下珞隅—印度阿鲁纳恰尔邦境内。扎西泽仁懂珞巴语,我们不便在印占区停留。更重要的是,江孜的纠纷还等着我这当队长的去处理。
編注:本文摘自古子文先生所著《深入藏地:徒步西藏十万公里纪实》。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6月出版,全书共有77章。兹摘录其中第6节(第33~43页)。
 上篇文章:〖天下第一个有胆识、有见地〗
 下篇文章:〖双修功法简介〗
v [点此发表评论] [目前共有 0 条评论]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暂无回复

中国赣州原始风水网
网主:李忠棋
电话0797-4435919 手机:13767732616
邮箱:tanguming@163.com QQ346032971 群142887534
江西省赣县梅林镇 建站时间:2007-03-04号. 技术支持:亿恩科技备案号赣ICP备07500449  赣ICP备07500449